【黄喻】勇士与魔王(上)

“剑诅,第六十五夜”



================


0

 

黄少天小时候——大概是他还没长到冰雨那么高、肺活量也不太能支撑他一口气说上一百四十个字的时候——曾经问过魏琛一个问题。

为什么蓝雨城要叫蓝雨城?

魏琛用一种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语气说,因为这里的雨是蓝色的。

彼时黄少天还是个纯洁善良的五好儿童,离未来那个狡黠、诡诈且十足危险的知名剑士相距甚远。于是他信了,还一信很多年。

后来他特别特别想为这件事、以及许许多多其他的事暴打魏琛一顿,可惜打不过,还被惨无人道地反暴打了一顿,更加惨无人道的是,此事还被魏琛命名为:青春期问题少年再教育。

再后来,黄少天终于打得过魏琛了,可惜那时候他已经离开了蓝雨城,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以及,很多很多个遥远的地方。

截止到我们这个故事开始之前,他再也没回过故乡。

 

1.1

蓝雨城当然不会下蓝色的雨。

但是每当日暮时分,这里的天空就永远呈现出一种莹透而流动的深紫红色,瑰丽又绚烂,像是最上等的葡萄酒洒在云朵间,层层叠叠的晕染开来,一滴又一滴,自天幕尽头跌宕而下。于是整个城市都沐浴在这瑰丽绚烂的光芒中,美得惊心动魄。

那美丽是不能多看的,就像一朵开到极盛的花,这世上极致的美往往来源于转瞬即逝,看得多了,它就不存在了。

这是张佳乐的理论,黄少天对此唾之以鼻。

然而当他沐浴在蓝雨城那出了名的绚烂瑰丽的霞光之下时,深刻地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张佳乐给衰到了。

 

1.2

圣殿在每个主城都设有传送门。

方便、快捷、安全、省事儿,唯一的毒副作用就是对钱包有瘦身效果。

立竿见影,疗效显著。

当然收费贵自然有贵的道理,按张新杰的说法,失败率大概在万分之一以下。

黄少天一点都不想当这万分之一。

比万分之一还万分之一的是,堂堂剑圣大人,身上,居然,没钱了。

要不是收到了骑士团的紧急召唤令他也不会选择这么奢侈的旅行方式要不是选择了这么奢侈的旅行方式他也不会把衣兜掏了个底朝天要不是兜里没钱还被这坑爹的传送门送错了地方他也不会站在十字街口寒风萧瑟茕茕孑立还咬牙切齿地想着该找谁负责毕竟骑士团也是圣殿下的附属机构。

——真是一个堪比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古老命题啊,剑圣大人。

 

1.3

要赚钱,最快的方法当然还是去圣殿接任务。

一般来说,难度越高、酬金越多的任务,对任务接受者的要求越高。

不过圣殿祭司推荐给他的这个似乎是个例外。

“有没有搞错啊S级的任务要求居然是……没有要求。我还带着剑术十级潜行八级的资格证你们不看一看吗?还有这个奖励也太奇怪了吧为什么是这个劳么子离宫的一年使用权我要这种东西来干嘛换成一次全大陆免费传送行吗?所以说这个任务到底是什么啊哦我看到了——拯救被暗黑术士抓走的小王子……现在的魔法师口味都这么奇怪吗居然不抓公主抓王子莫非是个女魔法师?不对啊A级以上的术士我都听说过哪里有女的——”

黄少天这么见多识广的人都觉得这个世界不会好了。

祭司大人也觉得这个世界不会好了,他觉得有一百只苍蝇正绕着自己飞。

“可以……可以换。”他温柔而气若游丝地微笑着,向这位吵吵闹闹的任务接受者展示了目标人物——被抓走的小王子——的照片,“这位勇士,你想接下这个任务吗?”

照片上的半大少年不过十三、四岁,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笑容灿烂。

少天·剑圣·正太控·黄,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要被萌化了。

“接!”黄少天果断地说。

 

2.1

黄少天是个很有名的剑士。

很有名,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就意味着跟很多人结下过梁子。

黄少天接下了一个报酬丰厚、知名度很高、并且没有门槛限制的任务。

这也意味着,他有很多竞争者。

所以当两个庞大的集合碰撞在一起时,交集中会发展出个什么东西,就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当微草那个傲气十足的小鬼头挥着剑跳到黄少天面前时,给人的感觉完完全全就是剧情正常走向。

“王杰希你管不管你的人啊你不管我替你管啦。”黄少天兴高采烈(?)地想。

然后他兴高采烈地把小孩欺负跑了。

再然后他回到自己的篝火前,看见火堆边坐着一个人。

 

2.2

有种事情很难具体而具象地描述。

普通点的说法叫,心脏漏跳了一拍。

文艺点的说法叫,你不知道一朵花什么时候绽开什么时候凋谢,一片云什么时候舒展什么时候散去,一片树叶何时变黄,又何时在秋风中飘零、旋转,婆娑其下。

2B点的说法叫……

看呆了。

 

3.0

不速之客抬起头,兜帽滑落,露出一张年轻、白皙、线条柔和的脸。

“你好。”他温柔地冲黄少天笑了笑,“我叫喻文州。”


TBC


抱歉略短小,周末肯定来补完中和下

forgive一只加班狗吧_(:зゝ∠)_

  50 4
评论(4)
热度(50)

© 扬州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