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茶花番外段子③

摸个鱼,好几天没写唐昊了我憋得手痒(。

无CP                                                           



微草这两年气势正盛,处处都压皇风一头。正碰上当家人王杰希三十五岁的寿宴,不大不小算个整,也不知是不是为了造势,流水长席一摆就是三天三夜,酒楼外一整条街都堵了个严严实实,几乎没办法进出。

张佳乐却是第三天半夜来的,只带了个小弟,两手空空悠哉悠哉,不像是来祝寿,简直像是来旅游的。王杰希也不派人接机,只在自家后院天井的葡萄架下摆一瓶酒,两个酒杯,四碟小菜,由得张佳乐自己轻车熟路找上门来。


张佳乐一坐定就连喝三杯,直说:“你们这酒太辣,不好喝。”顿了顿,又说,“下次给你带瓶玫瑰露,你一定没喝过。”抿着嘴角,还不忘补充一句,“给我留个房,我喝太急,像是醉了。”

话是这么说,眼神里却像是映着四月间的湖光月色,清清亮亮,哪有半分醉意。

王杰希不搭理他,拿起酒壶满斟两杯,杯沿对杯沿轻轻一磕,问他:“身体可好?”

张佳乐沉默半响,拿起酒杯饮尽了,回答道:“还好,两三年内死不了。”

又一杯,“小远可好?”

张佳乐抿了一口,剩下大半杯都泼在地上,这才说:“懂事听话,就是不太爱笑。”

又是一杯,“百花可好?”

张佳乐抄着手斜眼睨他,不肯碰杯子了,王杰希自顾自饮尽了个一干二净,搁了酒杯说:“心里有数就行,不用答我。你我二十年交情,我也只能敬你这两杯半。现在酒已经喝过了,天亮就回去吧,我还有事,不送你了。”

张佳乐失笑:“你还真当我是来给你祝寿的啊?”

王杰希摇了摇头,语气平静:“轿子太大,我抬不动,你还是找别人吧。”

张佳乐挑起半边眉毛,打量了王杰希半响,叹了口气说:“不行就算了……二十年交情……你好歹帮我看看人。”

他拇指一翻,指向垂花门外的一个剪影。这时节刚入伏,夜间暑气褪得急,起风时还有些凉意。少年人身形瘦削,这么一动不动地站在当风口,背脊挺得笔笔直,外加皮肤黝黑五官深刻,乍一看去不像是活人,倒像是杵在风里的翁仲像。

王杰希借着月色看了半响,表情颇有些玩味:“你的?还是孙哲平的?”

张佳乐抬脚就踹,却踹上了石墩子,脚趾触得生疼,说话时也带了几分咬牙切齿:“路边捡的,行了吧?”

王杰希点了点头,静默片刻,说道:“刚极易折,只怕没有善终的命。”

“谁问你命了,”张佳乐几乎是翻了个白眼,“我问你人。”

“命不是好命,人自然也不是好人。”王杰希说,“悬针破印,山根藏厄,看着像是个记仇不记恩的偏执性子。”

张佳乐“嗤”一声笑出来:“你跟老孙串过词吗?话都说得一模一样。”

王杰希无奈道:“你问我,我就说了。你既然不信,听过就罢了。十三四岁的年纪,五星六曜都没长开,本来也当不得真。”

张佳乐呆愣片刻,忽地幽幽长叹一声:“是啊,本来也当不得真的。”


END

  41 1
评论(1)
热度(41)

© 扬州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