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昊远】日光之下(番外三)

这次的CP是双花+昊远,终于能把这两个CP标在一起真的好开心TwT

【差点忘了……有一句话的CP(……)包含孙肖,注意避雷】

还是先预警几句:

ABO设定!慎入啊!虽然它是个ABO但它也没肉啊!没看过前文不推荐阅读啊!大家调好避雷针频段雷死不赔啊!                                                 



唐昊最近比较烦。

其实也不是最近,就是今天,刚才,十分钟前。

国家队集训两周,中间休息两天。进七月份后B市户外根本没法呆,热岛效应蒸出来的暑气沸热,打个鸡蛋在沥青路面上就是分分钟煎成荷包蛋的节奏,还带全自动环流加热的,宅在酒店里的话,除了继续打荣耀之外根本没其他事可干。因此,听说放假消息后唐昊着实蛋疼了好几秒钟,然后就果断地溜出训练室给邹远打电话去了。

没想到邹远在电话那头弱弱地表示:“队里开始封闭训练了……”

——卧槽?

“……前天开始的……到八月份……决赛会来看的,于队已经去联系了。”

——卧槽卧槽!

“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唐昊怒了。

千里之外,邹远依旧相当状况外的一头雾水状,“你也没问我啊……”

似乎有人在相当近的距离里叫了邹远一声,邹远捂着话筒不知道跟对方讲了什么,然后就急匆匆地说,“要进训练室我先关机了晚上再联系。”

滴……滴……滴……滴……滴……居然真挂了。

——卧槽卧槽卧槽卧了个大槽!!!

刚才那声音是于锋吧,绝对是于锋吧,隔得这么近完全就听出来了好吗!

唐昊一脸阴沉地回了训练室,脸色垮得比铁锅底还黑上几分,可惜完全没人注意到。楚云秀正跟苏沐橙商量着晚上去吃羊蝎子,觉得人少不过瘾又拉上了李轩和肖时钦,没想到孙翔在训练室另一头听去个一鳞半爪,立刻就以豪龙破军般的气势杀过来,跟苏沐橙抢夺起了肖时钦的使用权。黄少天在旁边围观得很是开心,时不时还嘻嘻哈哈煽风点火几句,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

一屋子的鸡飞狗跳,都没人注意到唐昊出去又回来过。

没想到经过张佳乐座位时突然被拦住了,对方摘了耳机,扬着张快递单问他,“你知道小邹他们现在住哪家酒店不?”

唐昊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张佳乐低着头,颇为忧郁地拨了拨自己手机上那一大串花里胡哨的小挂件,没注意到唐昊脸色,“刚占线,现在又关机了……哦,我要给小邹寄个东西,结果才想起他们也去集训来着……哎……地址都忘记问了,也不知道还是不是以前那个……”

又一次,唐昊在心中恶狠狠骂了一大串卧槽。

他全副心思分成两半,一半是“卧槽连我都不知道张佳乐又是怎么知道的”,另一半是“卧槽打死也不能让张佳乐知道我不知道”,两厢纠结之下,一开口就莫名其妙撒了个谎,“我也要给他寄东西,你给我吧,我一起寄。”

张佳乐抬眼盯着他,眼神玩味。唐昊被盯得一阵阵发毛,他知道自己脸上从来藏不住喜怒,就是不清楚心底情绪究竟被张佳乐看去几分,好在统共就那么短短几秒钟,张佳乐已经在他尚未意识到的时刻点了点头,“好啊,不过东西放家里的,晚点跟我去拿吧。”

语气太过平静太过自然,唐昊完全没留意到隐藏在这句话里的玄妙之处。

 

等张佳乐带着唐昊出了集训中心,打车,七拐八拐绕进一个根本没人进出的胡同口子,唐昊才后知后觉意识到究竟哪里不对劲。

根本来不及了,张佳乐正窸窸窣窣地找钥匙,刚摸完衣兜还没开始摸裤兜,吱嘎一声响,院门已经被人向内拉开。

汗衫裤衩,板寸凉拖,右手以一个酷似崩山击起手式的姿势拿着……锅铲?左手……左手缠着一圈又一圈绷带。

不是孙哲平还能是谁。

早该猜到的。唐昊面无表情地想。

好歹也是百花训练营出身的职业选手,唐昊没用半秒钟的时间就认出了这位远古大神、前第一狂剑、百花战队的首任队长。不过孙哲平显然没认出他来,视线在他脸上漫不尽心地晃了一圈就转身跟张佳乐说话去了,“回来了?”

“我以为你叫外卖了。”张佳乐推着孙哲平肩膀转半圈,一边往院里走一边说,“孙大爷,麻烦让下路好嘛,没看见后面有小朋友吗?”

……小朋友?

“哦。”孙哲平没什么特别反应,只说,“要不出去吃?”

“算了算了,热都热死了。”张佳乐一只脚迈进屋里,突然回头招呼道,“小唐,快进来进来。干脆吃了晚饭再走吧。”

孙哲平像是才发现还有唐昊这么一个大活人杵在院门口,“你们霸图的新人?”

……你才霸图的!你全家霸图的!

唐昊突然有种被兴欣那个流氓冷不丁一抛沙兜了个满头满脸的两眼发黑之感。

张佳乐立刻就很不给面子地笑了个前俯后仰,笑完好歹良心发现,稍微介绍了那么一下下,“呼啸的唐队。”

“知道了。”孙哲平相当淡定的点点头,“前年全明星上跟老林比赛的那个吧。”

“哇塞,原来你还真看过比赛啊?”张佳乐瞪大双眼作震惊状,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没,上次跟叶修他们吃饭的时候听方锐讲的。”

“靠啊,孙哲平你大爷的,吃饭居然都不叫上我?”

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语速飞快,唐昊根本插不进话去,不过这对话实在也太掉智商,唐昊旁听得格外痛苦,又没办法开嘲讽,只能默默扭过脸去,就听见孙哲平静如常地说,“上次去H市比赛完在网吧附近吃了顿便饭而已,那时候你在哪儿?”

张佳乐想了想,“也是……我靠你东西烧糊没?我去看看。你帮我招呼下小唐。”

他不由分说地从孙哲平手里截下那个锅铲,一溜小跑就进了厨房,孙哲平在他身后说,“还没开火呢。”

“正好!”张佳乐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看哥给你们露一手!”

少了张佳乐这个声源体,小院一瞬间就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中。孙哲平看着唐昊,唐昊看着孙哲平,不知为毛,两个人谁都先不肯开口,僵持片刻后,孙哲平从旁边柜子里翻出个什么东西,“啪”一声丢在门前台阶上。

唐昊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看见一双男式凉拖鞋,跟孙哲平脚上那双同款同码,八成是塞柜角备用的。

 

孙哲平显然没兴致替张佳乐招呼小朋友,他给唐昊倒了杯水,然后又顺手打开电视机,调到中央电视台电竞频道,往摇椅上一靠就不说话了。正值夏休期,电竞台的节目通常是季后赛点评、赛季精彩集锦,以及常规赛里一些颇有看点却没能排上电视荧幕的赛事重播,今年就多了个世界邀请赛特别专题。电视屏幕里,不知道打哪儿请来的嘉宾正替叶修和喻文州操心选手状态团赛战术,天马行空天花乱坠,愣是没一句靠谱的,唐昊听一句就忍不住跟心里冷笑十几声,不到五分钟,他就看不下去了,索性摸出手机自顾自玩起来。

孙哲平大概终于发现这场面不太着调,他瞥了唐昊一眼,俯身跟沙发垫子下拽啊拽的,拽出个荣耀登录器来,往唐昊的方向推了推。

“来一盘?”孙哲平说。

唐昊盯着登录器看几秒钟,反手把手机揣裤兜里了。

“行。”他以一种相当无所谓的态度回应了这个邀约。

 

张佳乐从厨房转出来之前,孙哲平和唐昊已经切了两盘竞技场,第一盘唐昊赢了,第二盘孙哲平赢了,唐昊不服气还想再开一局,孙哲平摆摆手,直接把笔电合上了。

“手不行了。”孙哲平说,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两人都走硬碰硬的路子,一卯上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点到即止,消耗大概不比正式比赛小。孙哲平慢慢蜷曲手指,又慢慢伸展开,动作反复,药味从绑带下渐渐渗了出来,屋里似乎也跟着漫起一股涩而辛洌的气息,在日影西斜中缓慢而近乎凝滞地流动着。

唐昊当然清楚孙哲平左手的伤情,一时间心情居然有些不可言说地复杂起来。不应该的,这实在太不像他了,也说不清是物伤其类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很多年前他还是个为了打游戏而天天翻墙逃学的初中生,学校坐落在旧城区,附近的黑网吧里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他一个未成年人整天出没都没人管,渐渐的,也认识了几个经常一起玩游戏的社会青年。他那时候才十二三岁,没变声没窜个头,说是少年都勉强,怎么看都还是个小孩子,但游戏天赋在一大堆人里简直是出类拔萃的棒,那些老鸟在PVP里个个都输给他。

后来他开始玩荣耀。

当时别人告诉他这个游戏也有职业竞赛,刚进行到第三届,火得如日中天,K市本地也有战队,战队还是双核心战术,一对近战远程卖血卖蓝的组合。因为主场关系,本市的荣耀玩家大多都是这个战队或者说这对组合的支持者,大大小小的网吧里海报贴得到处都是,唐昊见得多了,居然也记住了那两个名字。

狂战士和弹药专家的组合,染血的重剑,自动手枪冰冷的准星,落花狼藉,百花缭乱,以及,百花。

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连邹远也没有,那是他对荣耀的第一眼认知。

那时候战队啊职业选手这些词都离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小屁孩很远很远,远到不可估量,非要具象化一点,大概隔了几千几万重山的距离。

 

张佳乐把鱼香肉丝炒得太酸了,好在另两个人都不挑嘴。吃完饭唐昊说要走,张佳乐说,“我送你吧,这里出去不好找路。”

BGM是孙哲平乒乒乓乓收拾碗筷的声音,唐昊忍不住瞥了孙哲平一眼,心想这下你总该说话了吧,天都快黑了你一个alpha敢放自家omega跟人出门?结果孙哲平看都没看这边一眼,径直抱着一摞餐具进厨房洗碗去了。

他突然有种微妙的挫败感,那厢张佳乐连鞋都换好了,站门口催他,“小唐?”

唐昊突然想起来,“东西呢?”

张佳乐一拍脑门,“哎呀,你不提我都忘了。”

尼玛,感情你还真以为我是来蹭饭的啊。

张佳乐噔噔噔跑进书房,又噔噔噔跑出来,手上就多了个快递纸箱,抱在怀里既不显大也不显小。唐昊在书房打游戏的时候瞥到一眼,现在才知道这就是张佳乐要寄给邹远的东西,接过来发现挺轻的,摇着也没声没响,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走吧。”张佳乐说,钥匙圈在食指上转啊转的,哗啦啦,像游戏里的乱射音效。

于是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出了小院。张佳乐走在前面带路,唐昊抱着箱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谁都不说话,只有两道人影拖在寂静的路灯下,拉长又拉短,循环不休。

张佳乐身上的标记已经很重了,这么近的距离里,唐昊隐约能闻到那股若有若无的花蜜香味,却再也没有那种难耐而躁动的感觉。说起来他早就知道张佳乐是个omega了,可平时提到这个名字时,还是很难和电视上那些柔柔弱弱哭哭啼啼的肥皂剧主角联系在一起,他好像也从来没想过张佳乐的那个alpha会是谁,不过现在看来……还能有谁呢。

那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的,怎么分开的,又怎么重新变成现在这副平淡到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个中内情大概也足够波澜起伏,不过说到底,都是别人的故事了。

从头到尾,由始至终,其实本来就跟他没什么关系的。

张佳乐突然停下脚步。

“从这里出去就行了。”他给唐昊指路,“这个口子出去有个扬招站,挺好打车的,我就不送你了。”

唐昊点点头表示理解,张佳乐就笑笑说,“替我跟小邹带个好。”

他姿态轻松地跟唐昊挥手道别,转身往回走,很快,背影就融进那一片昏蒙暮光里。

 

回酒店后唐昊跟邹远说了这事,邹远大吃一惊,“你去前辈家了?”

“是孙哲平家。”唐昊哼哼唧唧地强调,“他还让我跟你带个东西。”

邹远“嗯”了一声,唐昊突然反应过来,“你早就知道?”

“也不算很早吧……”邹远吞吞吐吐的,“最近才听说……前辈说你也知道的……”

唐昊黑着脸不答话,当然,邹远是看不见他神情的,不过他已经被唐昊锻炼出了某种近乎本能的反应能力,立马就迅速而果断地换了个话题,“前辈让你带什么东西啊?”

“我怎么知道,”唐昊说,“我又没拆。”

邹远想了想说,“你帮我拆开看看吧,或者拍张照片给我。”

唐昊就把电话开了免提撂在一边。邹远在电话那头只听见稀里哗啦撕胶布的声音,过一会儿安静下来,又过一会儿,突然听见唐昊“咦”了一声,语气近乎于诧异,甚至可以说是意料之外了。

“唐昊?”

唐昊居然破天荒地犹疑几秒钟,才说,“算了,我还是直接寄给你吧。”

张佳乐打联赛的时间是他的一倍有余,从开荒时代走过来的那批选手,人脉比他广得多,有门路搞到这种东西也不奇怪。唐昊看着那个包在塑封盒里的手办,这下子心情还真有点小复杂了。

他好像也依稀听说过这个企划,不过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道谁跟他提过一句,然后就忘了,没想到张佳乐会……算了,鬼知道张佳乐怎么想的,好像从今年的全明星周末后张佳乐跟邹远的关系就异乎寻常地好起来,有好几次唐昊爬上第十一区都看见邹远的小号在线,敲他又不应声,等到后半夜,小弹药师才气喘吁吁地跑来约定的地方,解释说不好意思刚才在跟张佳乐前辈做个任务链中途不能停下来云云。

问题是两个弹药专家有什么好组队的啊!老子也在线好吗!

不过唐昊也有点进步,现在他一般不会在张佳乐的问题上跟邹远吵架,一方面是如果邹远真的跟他拗起来还挺麻烦的,虽然几率很小,但也并非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尤其是碰上他真正在意到不想退让的事,另一方面是,唐昊自己不愿意多提及那个名字,特别是在邹远面前。

他其实从来都没搞明白过张佳乐这个人,不管是当年作为百花队长的张佳乐,还是现在作为一个联盟前辈的张佳乐。他们的关系似乎应该更亲密点的,其他战队的前辈和新人不都是那样么,可这么多年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相互回避着,直到这个夏天。

他们又成了队友,为了同一个目标集结在一起,不止他们,还有联盟里那么多大神级人物,也许再过几年,更多他所熟悉的年轻选手也会加入进来。唐昊还挺喜欢这种感觉,反正都是心无旁骛地打比赛,拼什么,拿什么去拼,都是一样的。

那个偷跑的国家队版唐三打静静地躺在塑封盒里,脸上写满了神气活现意气飞扬。

像是在说: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能做到。


END

  116 29
评论(29)
热度(116)

© 扬州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