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昊远】日光之下(番外一)

我不好意思说这是双花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打tag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rz

ABO设定,慎入啊!

                                                           


 

H市不愧是老牌旅游城市,大冬天的,周末夜晚市内依旧迷之拥堵,张佳乐在马路上塞了足足半小时,到目的地时叶秋已经吃过一轮了,正叼着根香烟,优哉悠哉地剔牙。

认识了五六年,张佳乐至今都想不明白这家伙一边抽烟一边毫无障碍干着随便什么事的技能究竟是怎么点出来的。

“我说张佳乐同志啊,咱能不能靠点谱。”叶秋给他看表,“这都几点了。”

“去去去,”张佳乐很是愤慨,“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打完比赛就溜号啊。”

“哟,生气啦?”叶秋盯着他看了半天,眉头忽然往下一压,“你这是……发情期?发情期都还敢出门,你胆子可真够大的。”

张佳乐苦笑一声,抬起胳膊嗅了嗅手腕内侧,“很明显?我喷了得有半瓶中和剂啊。”

“不太明显,也就哥这么敏锐的素质能闻到吧。”叶秋说,“你们队那个小处男大概发现不了。”

小处男……张佳乐脸上表情抽搐一下,“我去,你怎么就知道唐昊是个处啊。”

“哦,那小流氓?”叶秋若有所思,“我说你们一队的beta怎么突然就冒出个alpha来,原来是今年的新人啊。回头自己闻闻去,休息室里一屋子信息素的味道,都快漫到对面房间去了,要是脱了团的哪至于这样。不是我说,你们队这新人欠教育啊,就算不是发情期,好歹也注意下影响吧。”

张佳乐被他噎得哑口无言,半响才道,“知道了,我回去就提醒他。”

这话说得分外没底气,张佳乐自己十七八岁的时候也懒得得定时定量地磕抑制剂,大概能懂到唐昊的心态。不过唐昊跟他当初的情况又全然不一样,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起码不能影响到每周的比赛。

他盘算了小半天才发现自己居然又被叶秋带着带着跑偏了脑洞,立刻就怒了,习惯性地反唇相讥,“靠,你好意思说别人。你自己不也没标记过?”

叶秋摊手,“跟我比?我对象可是alpha,你倒是标记一个给我看看。”

“……”张佳乐一脸被雷劈的表情看着他,右手颤巍巍抬起来,指指点点地,差点戳到叶秋鼻子上去,“你……你跟老韩是真的?”

叶秋正喝茶,闻言差点一口水全喷到张佳乐脸上。

“别瞎猜了。你不认识。”叶秋摆摆手。

“难道不是现役?”张佳乐脑洞大开,“吴雪峰?不对老吴我认识啊。郭……郭明宇?也不对,他是beta,还有谁来着……”

他撑着脑袋,用力而认真地思索着,眉头都拧成一团乱麻。叶秋实在看不下去了,敲敲桌子,“差不多得了啊,我说你们omega怎么都跟女人似的爱八卦呢。那人你真不认识,骗你干嘛,不是圈内人。”

张佳乐有点郁闷,可又不想放弃这难得有希望从叶秋口中撬出什么秘密来的机会,追问一遍,“真不是?”

“真不是。”叶秋难得这么正经,张佳乐一瞬间几乎都要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了。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神在空中哐哐锵锵地打架,最后张佳乐叹了口气,垂下眼睛,“算了,不说了。对了问你件事,抑制剂的话,除了血清注射的还有啥能起效快点的啊。”

“都差不多吧。怎么了?”

“也没什么,”张佳乐说,“医生建议我吃一种长效药,这两年基本上都还行吧,就最近发现那药偶尔不太顶用,信息素会出来让人闻到,你看,是不是得搞个临时压一压的。”

叶秋想了想,说,“见效快……以前用过一种吸入式的,感觉还行,好像也能和其他抑制剂混用。下次帮你带个O版的先试试。”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解决一桩事,张佳乐心情很好地应声,低头就开始勾菜单。

叶秋看着他,突然开口,“张佳乐。”

被叫到名字的那个人从勾勾画画里抬头,略有些茫然不解地看着他,“嗯?”

“老靠抑制剂也不是长久办法。”叶秋语气颇为深沉,“你跟我们这种人不一样,你到底是个omega。”

omega。

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是个人都能听懂。可是张佳乐又不想懂。

“我再想想吧。”他最后说。

 

 

 

这不是叶秋第一次劝张佳乐再找个alpha了。

孙哲平和张佳乐的事儿在职业圈内一度也不算个秘密,且不说两人是早早标记过的AO关系,各自一身信息素的味道那叫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jiao融难解难分,单说私下里那股子腻腻歪歪的黏糊劲儿,就够他们被电竞同行的无数死死团员振臂高呼成百上千次的烧烧烧了。

也害得百花老板每个月都要给各大媒体多发不知道多少封口费。

后来这两位小爷年岁渐长,心性沉稳了些,到发情期的时候总算记得避避人,外加当年开荒一代的那批选手渐渐退役,联盟现役选手中还清楚这笔旧事的,就不多了,和张佳乐关系好到能拿出来说事的,也不多了。

而叶秋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都是成年人了,个中利弊心头有数,哪怕叶秋不提张佳乐也明白,omega体质特殊,电竞行业要求就更特殊,这么拖下去总归不是最好的办法。

其实也无所谓好与不好。

 

 

 

张佳乐心事重重,叶秋明显也没什么谈性,一顿宵夜吃得那叫一个不言不语,不知道的路过晃上一眼,大概以为他们在拍默片。

吃到快结账时张佳乐欲言又止了一下,“你们队……”

叶秋只说,“下次赛场上再说吧。”

下次。那也快季后赛了。半年时间,也不知道是太长还是太短。

张佳乐拨拨筷子,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叶秋不想多说,张佳乐倒也能懂,说来说去,无非也就那么回事。赛场上披坚执锐光芒万丈,队服一脱,照样也是七情六欲的普通人,日光之下,还能有什么新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跟叶秋也是一样的,荣耀以外,都是无关紧要能避则避的牵扯。

 

年末了,其他烦心事也跟着一堆。转会窗过去一半的时候经理找张佳乐谈了谈,问他怎么看越云那个叫孙翔的新人。

“他没办法融合进百花现有的战术体系。”张佳乐公事公办地分析。孙翔的技术在这赛季的新人中确实很突出,甚至可以说,太突出了点。实事求是地来说,张佳乐也不觉得现阶段的百花急需这样一个空有技术的选手——更何况,百花训练营里多得是模仿孙哲平风格的狂剑士。

百花高层其实也更倾向于培养自家苗子,既然张佳乐如此表态,这事就这么翻过去了。

 

叶秋不知怎么听到点风声,全明星周末的时候逮着机会还不忘嘲讽张佳乐一句,“都什么年代了,你守贞啊。”

“你妹啊!”张佳乐勃然大怒,怒完又想起来,“药呢。”

“放宾馆了。”叶秋轻描淡写地说,“明天带给你。”

 

 

 

“我觉得吧……我现在还行。”黑暗里,张佳乐对叶秋说了这么一句。

 

其实这话他三年前就说过一次。

那年夏休期张佳乐顶着四十度高温跑大包邮区溜了一圈,权作散心。林敬言是出了名的老好人,跟N市陪吃陪逛好几天不说,临别都一路送到火车站送上去H市的高铁,转头还不忘通知叶秋接人。

孙哲平和张佳乐之间那档子事,叶秋七拼八凑也知道得差不多,本来他不想提这茬,感情这回事,旁观者清什么的都是扯淡,能不插嘴就别插嘴,左右都是朋友,论起来他那时候还跟孙哲平更熟一些,什么立场都尴尬。

不过一见张佳乐那副哪里都很对哪里都不太对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不行就再找个alpha吧。”

当时他们正在某知名杭帮菜连锁店坐等叫号,张佳乐把黄豆磕得咔嘣咔嘣响,闻言很明显地楞了一下,豆子差点卡进气管里。

叶秋就给他分析,“几次发情期后标记就会变淡,到时候你就跟没被标记过的omega一样,只能靠抑制剂过日子——别这么看我,这是科学原理——好吧我知道你们还没到发情期就搞上了,感受不到。总之你很快就可以明白肥皂剧里那些靠抑制剂混在alpha中的omega是什么感觉了,绝对不好受,还是找个alpha更好,生理需求,咱们得承认客观规律不是。”

张佳乐似乎听进去了,很认真地思索片刻,“可我上哪儿找个alpha啊?”

“租一个。”叶秋毫无节操地建议。

“算了。”张佳乐嘴角一抽,“我还扛得住。”

叶秋就闭嘴了。

孙哲平你作孽啊。他在心里想。

 

孙哲平退役后就没了消息。任何人都联系不上他。叶秋不是个八卦的人,可眼瞅着当年黏糊成那样的两个人一下子断得这么干净,难免有些莫名感慨。

用苏沐橙的话来形容,大概就是:“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张佳乐说。他们去西湖边吃醋鱼,小风吹着,小酒喝着(叶秋一滴没沾),感觉飘飘然地棒,张佳乐趁兴头一口气尝了七八种黄酒,眼神有些涣散,意识倒还清醒,“打荣耀的时候,我和他之间的事,都和荣耀没关系。可现在不能一起打荣耀了,就有关系了。我喜欢他,也喜欢荣耀,他喜欢我,而且比我还喜欢荣耀,所以说啊,大家都这么喜欢,荣耀就更不能成为我们之间的负累了。”

逻辑颠三倒四,眼神格外认真。叶秋直摇头,“听不懂。”

“知道是哥甩了他就行了。”张佳乐豪气干云地拍胸口。

“行行行,知道了。”叶秋给他倒了杯热茶,“你一个omega,甩了自己的alpha,需要我夸你一声干得好吗?”

“也不是这样的。”张佳乐很严肃地说,“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连发情期都没影,那时候谁知道谁A谁O啊。所以说,你们真不用想太多,哪怕现在我跟他分开了,也跟A啊O啊什么的没关系。就当我从来没被标记过咯。”

这次叶秋听懂了,还是忍不住大摇其头,“真是搞不懂你们。”

张佳乐转着手里的茶杯,笑了,“不懂就对了。我又不是跟你谈恋爱。”

笑着笑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两个自以为是的傻逼。叶秋对这出狗血剧如是总结。

其中一个傻逼是自己的朋友,另一个傻逼也是自己的朋友,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谁的傻逼程度更深一些。

 

张佳乐退役的时候也跟所有朋友都断了联系。如出一辙的画风。叶秋听说这个消息后拉开好友列表,点开百花缭乱灰扑扑的头像,又叉掉了对话框。

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可多说的了。窗外一轮满月陷在沉谧夜色中,西湖大约还是一样的水波潋滟,月色空明,亘古不变的银辉浮在波光粼粼中,碎成一捧一捧的、沙一样的质地。

 

此时距离他在网游中遇见某个骚包弹药师小号的日子不足一年;离他再次见到孙哲平本人,也不过一年半的时间;离他亲眼目睹某出狗血剧中最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大概也不到两年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山与山从不相见,人和人总会重逢。


END

  146 20
评论(20)
热度(146)

© 扬州青 | Powered by LOFTER